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24日讯 先是炒作AMC破产,随后又炒作万达200亿投资打水漂。受疫情影响,万达旗下AMC影院成为风口浪尖。万达文化集团总裁张霖回复记者采访时称,所谓AMC申请破产只是美国一家不负责任媒体的臆想,200亿元投资打水漂更是一些自媒体的无知炒作。

据张霖透露,第一家报道AMC申请破产的是美国一份没有公信力的小报,而且报道只是猜测了一种可能性,没有任何美国媒体跟进,而随后美国专业财经媒体的报道,却用事实回应这家媒体的谣言,使得谣言不攻自破。

全美第五大保险公司——信诺(Cigna)的前任新闻发言人波特(Wendell Potter)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的医保体系是为精英打造的。政客们总是吹嘘,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制度、医术最精湛的医生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可悲的是,高昂的费用却把许多人拒之门外。

当然,目前还只是新冠病毒检测而已,以后疫情更加严重了,ICU(重症监护室)的床位不够了怎么办?呼吸机紧张了怎么办?穷人恐怕还得给富人让道,因为“这就是人生”!

公平正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追求,也是衡量社会文明的重要尺度。而底层人士的生活境遇,往往才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文明高度。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倒是在推特上说了句良心话:“病毒检测应该服务于病人,而不是服务于富人。”

曾帮助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莱赢得大选的美国著名实业家马克·汉纳就说过:“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第一是金钱,第二我就记不得了。”已逝的加州政治家杰西·安若也曾说过:“金钱是政治的母乳”。

张霖回应称,所谓万达AMC200亿元投资,确实是不负责任的报道。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很早就对AMC投资做过详细说明。该项交易总价26亿美元,其中包含AMC原有19亿美元债务,万达实际出资6亿美元及1亿美元设备改造费;19亿美元债务原来就有,现在依然属于AMC。万达用于并购的费用只有6亿美元,也就是40多亿人民币。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南方都市报、新华社、环球时报

3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新冠病毒救助法案。内容包括免费开展新冠病毒检测等措施,保险公司将免除检测费用的自付部分。但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显示,美国约有3000万人买不起任何商业保险。高额的医疗费用,让他们根本无法支付病毒检测的费用,更别提确诊后的治疗,一旦生病只能听天由命。

据福布斯近日报道,AMC公司成功发行5亿美元的新债券以增强其资金流动性。路透社援引美国AMC官网4月16日声明称:“由于公司及时采取了应对举措,我们相信自有的2.989亿美元现金余额足以支撑到7月影院重新开放。加上此次融资的5亿美金,AMC将有充足的流动性,至少坚持到感恩节重新营业”。也就是说加上融资的5亿美元和其自有的3亿美元现金,AMC手握8亿美元现金作为流动资金,有这么多流动资金怎么会申请破产。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猫会感染新冠病毒,并能将病毒传给其它猫。据环球时报援引美联社5月13日报道,美国科学家提醒公众,疫情期间不要亲吻宠物猫。实验室试验表明,猫会感染新冠病毒,并能将病毒传给其它猫。科学家正在研究猫能否能将病毒再传给人。

受疫情牵累,美国股市最近两周接连跳水,特朗普上任以来的所有涨幅已全部“清零”。经济危机拉高了失业率预期,更多的工薪阶层或将失去工作和住所,加入无家可归者的行列。迎接他们的将是疫情和经济贫困的双重考验。

这次新冠疫情的暴发,让美国50万无家可归者的生活愈发雪上加霜,也让美国的社会问题显得尤其触目惊心。(中国网评论员 李小华)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更是在2014年决定取消个人对联邦候选人及政党参与竞选活动最高捐款总额的上限。这意味着,美国富人从此可以随心所欲地向自己支持的政客提供政治献金。美国政治终于彻底被金钱操纵,每一任总统都要优先服务于自己身后的利益集团。这也导致美国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

虽然美国一直宣称自己是自由、平等、民主的国度,其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最终属于人民。但事实上,大行其道的美国金钱政治由来已久。

2017年《华盛顿邮报》曾用瓜分“苹果派”的方式比喻穷人和富人之间收入不平等的情况。社会上共有100块派,最富的前20%,可吃上90块。而最底层的20%,不仅连渣儿都看不见,还得倒贴出1块。

美国全国院线协会主席John Fithian对《华尔街日报》证实,美国政府通过的2万亿美元纾困措施也将会对防止院线债务违约产生关键作用。美国彭博社4月23日报道,AMC预计7月份重新营业,而且可能会更早。本周,美国政府发布一系列经济开放准则,三批重新开放业务名单中,AMC院线被列入第一批。

此前,据新华社稍早前报道,英媒称,根据一项新的研究结果,新冠病毒可以在拥挤空间或卫生间等处的空气中存留达数小时之久,开展这项研究的科学家建议民众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根据刊登在英国《自然》周刊上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在通风不好的地方有可能在空气中存活一段时间。报道称,人们在呼吸、咳嗽或讲话时产生两种飞沫:大的飞沫在蒸发之前落到地面,造成污染的大多是落到一些物体上的飞沫;小的飞沫则形成气溶胶,可在空中停留数小时之久。

令人担忧的是,迄今为止,新冠病毒的起源与中间宿主依然成谜,其感染宠物、牲畜的能力也仍未明确。

头无片瓦的流浪者,在新冠病毒面前显得异常脆弱。一方面,相当一部分人患有慢性基础性疾病,去年一份调查显示,他们中三成人患有慢性肺部疾病。一旦感染新冠病毒,他们极易成为重症患者,更容易因缺乏可靠的医疗护理而死亡;另一方面,他们既没有消毒洗手液,也不能保证饮水卫生,更是很难有条件洗澡。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3月13日发表的《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指出,美国在西方国家中贫富分化最为严重。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美国全部家庭净资产的近75%。美国是目前唯一有数百万人处于饥饿状态的发达国家。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有3970万贫困人口。每晚至少有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有6500万人因医疗费用过高而放弃治疗。

一些地方政府情急之下推出的救助措施,往往让流浪者顾虑重重。加州洛杉矶市计划从3月20日开始,把市内42家休闲中心改造成临时收容所。部分无家可归者质疑政府这种安排,不愿意进入临时收容所。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政府一边禁止民众大规模聚集,一边又把无家可归者集中在一起。他们担心这些收容所会变成病毒快速传播的温床。

近日,美国一些娱乐明星、政界名人、NBA运动员优先检测新冠病毒,甚至没病、没症状也做检测的现象被舆论诟病。因为检测试剂盒严重不足,这种“富人优先”在美国社会引发巨大争议。特朗普总统在面对媒体逼问时“完美地”回应道:“也许这就是人生。这种情况确实会发生。”他甚至都不愿意掩饰他对于此种不公的漠不关心。

记者根据网上公开信息查询,自2012年至今,万达已通过AMC股票分红获得3.26亿美元,通过股份转让收回5亿美元,实际上万达已经收回8.26亿美元,投资AMC的6亿美元已经收回,万达文化集团总裁张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

加州传染病专家斯库利博士(Robert Schooley)也对这种收容所的作用持怀疑态度。他认为,早期研究显示,新冠病毒极易在家庭内部传播,而这些收容所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大型的家庭。与那些有更好医疗条件的其他社会群体比起来,无家可归者即便感染了病毒,也不会那么早被发现,正因如此,他们是美国社会的“沉默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