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孙磊    每经编辑 张北    

新冠疫情重袭北京,花乡二手车市场再次回归沉寂。

据陈敏介绍,汽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后,在上游能够使厂商建立有效的生产、销售反馈路径;下游能使门店实现数字化管理,将产品供应链管理、服务、运营标准化;终端消费者则拥有更加可信任、高效的服务选择和体验。

“我今天就帮我一个客户在朋友那找了一辆奥迪A6 L,但是刚给客户发完照片5分钟后,就有其他客户交了定金。”陈兵表示,当他手里没有车时,会找其他二手车商来帮助客户。

台湾“中选会”5日发布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公告。罢韩投票定于6月6日(周六)上午8时至下午4时举行,罢免活动则从5月22日持续至6月5日。不过令民进党当局发愁的是,“中选会”向高雄市学校、宗教寺庙等借用场地作为投票场所,但不少部门表示还是以防疫优先,希望选委会尊重借用单位的担忧。截至4日,罢韩案需要的1823个投开票所还有500多个没有到位。2日,“中选会主委”李进勇南下视察罢免投开票所防疫工作演练,声称将协调大学、“国营单位”出借场地,如果高雄市政府借不到这些学校和单位的场地,“我这颗头剁给你”,还顺势用手刀比了比自己的脖子。4日,“中选会”又大阵仗召开记者会,发给高雄各区长及市立校长一封公开信,恫吓他们如果不出借场地,须负法律责任。5日,李进勇又扬言启动备援计划,不排除在可使用空间搭帐篷投票。另据联合新闻网报道,民进党高雄“立委”6日还将召开记者会,呼吁高雄市民投票,公开支持罢韩。

但是,随着北京地区疫情出现反复,北京二手车市场或将再度受到严重影响。

“如果说前面说的政策、宏观经济环境还都是客观原因,那么来自汽车后市场本身的各种痼疾,是这场数字化升级的内生动力。”途虎养车创始人兼CEO陈敏说。

作为北京最知名的旧机动车交易市场,花乡二手车市位于北京市南四环花乡桥西北侧、与新发地直线距离不足3公里。这里驻场二手车公司580余家,从2012年起开始蝉联“中国二手车交易市场百强排行榜”之首,数以千计的二手车从业人员在此谋生。

图片说明:圆桌论坛二-《数字化改造产业的关键载体-智慧门店》线上研讨

“数字化时代给汽车后市场开拓了一个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也对市场中每一位参与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埃克森美孚北亚润滑油中国新零售业务部总经理崔玉龙在现场表示,“经过这次的疫情,大家对数字化的进程关注得更多了,相信会促进整个行业在数字化大潮下的发展。”

数字化:汽车后市场可持续发展新动能

“十年前我投20万开了一家汽修店,那时候做生意,最大的成本之一是铺货,卖不掉就砸手里。”张伟光回忆,“经销商层层加价,同行压价,客户流量还不稳,一度盈利只能靠洗车。”

“在‘新基建’提速,互联网渗透率提升,消费者接受度提升的当下,汽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万事俱备,不欠东风。”陈敏表示。

车商转战线上 提供上门服务

图片说明:途虎养车创始人兼CEO陈敏介绍汽车后市场的数字化探索

图片说明:途虎养车工场店体系中第一位加盟商张伟光,分享从传统门店到数字化门店的发展历程

崔东树也认为,花乡二手车市场将再度遭受打击。“二手车交易、车辆的物流配送都涉及线下,而目前无论是去花乡,还是进出北京都不方便,流通方面会遇到很大的麻烦,二手车商压力不小。”崔东树说。

而从国计民生的角度来看,汽车后市场各种门店数以十万级,吸纳的就业数以百万计。这数十万“小店”,以及依靠这些小店生存的百万级就业人口,如果放任他们在新经济时代挣扎求生,是对整个社会的极大伤害。

“花乡二手车市场是全国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市场,在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后,恐怕很少有人去花乡了。”苏晖认为,疫情防疫是件长久的事情,疫情再次出现对花乡二手车市场带来的影响短时间内不会消失。

对于北京二手车市场接下来的走势,苏晖和崔东树都认为,6月北京二手车市场交易量会出现下滑。“7月背景二手车交易量存在好转的可能,因为北京不会长时间笼罩在疫情之下。”崔东树告诉记者,北京已经采取了积极防疫措施,并尽快恢复各行各业发展。在此背景下,北京二手车市场也有望得到快速恢复。

6月15日,聚焦汽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的“2020年汽车后市场首届产业云峰会”,在线上开幕,来自政府部门、中央研究机构、行业上下游企业、投资机构等领域的相关负责人、专家学者及企业界代表们,共同探讨汽车后市场的数字化升级的价值和路径。

“目前还可以来花乡看车、购车、办理业务,商户都在正常营业,但相比之前会限制人流量。”陈兵告诉记者,花乡二手车市场原计划于2月1日起营业,但因为疫情连发了三次延期开业通知,最终于3月8日开始对外开放商户经营区的购车业务。眼下,虽然花乡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但其所在的花乡二手车市场并未停摆。

“汽车后市场从根本上说是一个服务市场。”途虎养车COO李辉在峰会上表示,厂商生产的产品,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消费才能完成价值实现。因此在汽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的过程中,智慧门店作为向上承接厂商、经销商,向下联系终端消费者的重要一环,成为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的关键载体。

而汽车后市场又是一个关系到汽车产业,这一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未来发展的万亿级庞大市场,它的转型升级事关重大。

在此背景下,新基建提速换挡,赋能新经济,成为这一轮产业升级,培育国家经济发展新动能的主要航向。

厂商、经销商可以通过智慧门店,实现对消费品类和价格等数据收集,有针对性开发新产品,智能备货,同时还可以收集产品使用体验,增强互动;从消费者的角度,产品价格更加透明,服务可视化,大数据智能匹配车辆零部件信息,甚至智能提醒安全用车等,体验更加便捷、优质、高效。

对于面临挑战的二手车商,苏晖认为不排除部分二手车商从花乡二手车市场外迁的可能性。“目前除了无法鉴定盗抢车,花乡二手车市场有的业务亚市(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也有。为了降低疫情的影响,花乡二手车商可能会流向亚市、顺义二手车交易市场等地。”苏晖表示。

尽管如此,近日花乡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后,去往花乡二手车市场看车的人大幅减少。“上周市场大门那边堵车,找停车位还费劲,但周一就不一样了,这周来市场的人少了太多。”同为花乡二手车市场车商的林海波(化名)告诉记者,因为行程轨迹的原因,现在很少有人愿意来花乡。

图片说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解读新经济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汽车市场分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认为,受疫情影响,花乡二手车市将受到严重打击,北京二手车市场6月交易量预计会直线下降。但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得益于北京市采取的积极防疫措施,7月北京二手车交易量存在好转的可能。

“因此一家‘小店’的背后事关国计民生,角色非常之重要,所以这也决定了一家智慧门店的‘养成’,背后需要诸多资源储备,绝不能是随意而为。”在李辉看来,引领汽车后市场的数字化升级至少具备三个方面的条件:

市场照常营业 客流量几乎归零

“花乡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后,花乡二手车市场仍在正常营业,但客流量相比月初骤降。”面对几近为零的客流量,花乡二手车商陈兵(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当地不少二手车商开始求变,通过挂靠在二手车电商平台、提供送车上门服务等方式卖车。

本届峰会由汽车后市场·诚信服务联盟、新浪财经、途虎养车主办,上海市商务委、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中国标准化协会、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指导,途虎研究中心、腾讯智慧零售提供数据支持,人民网汽车提供全程支持。

国民党痛批疫情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不愿出席高雄防疫实兵演练,李进勇却亲自南下协调投开票所,显然“追杀韩国瑜比追杀病毒重要”。联合新闻网5日称,李进勇忘了“中选会”是中立机关,他担任罢韩急先锋的吃相难看得令人咋舌。台“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黎家维5日撰文称,此事再次凸显出当局防疫的双重标准。2月针对大甲妈祖绕境是否如期举办,陈时中直接呼吁应该暂缓,但罢韩是否会成为另一次疫情的缺口,“中选会”根本不在乎,疫情指挥中心也视而不见。文章质问道,指挥中心只担心一天20万人次的绕境活动会让疫情失控,却不担心一天可能200万人次的罢免投票可能带来的风险,岂不让人费解?(余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分析,“新经济是在经济全球化的大的背景下,由信息技术引领的,以应用新技术为核心的一种经济形态。”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此前受到疫情波及,但眼下国内二手车市场的交易量正在逐步攀升。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除东北地区受疫情影响,全国其他地区5月二手车交易量较上月均有所增长。其中,华北地区增幅最为明显,环比增长14.05%。

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刘敏,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以及途虎养车创始人兼CEO陈敏等出席峰会。

在线上,通过途虎养车APP、官网、小程序、电话等渠道,用户可以享受到途虎养车涵盖汽车轮胎、保养、汽车车品等与汽车相关的众多业务;在线下,途虎养车超过1500家工场店、多达13000家合作门店的线下服务网络已经覆盖了全国超过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405座城市,全年365天为用户提供“线上预约+线下服务”的一体化服务体验。

智慧门店:汽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的关键载体

会上,固特异、埃克森美孚、柯锐世、罗兰贝格及红杉资本等行业、权威咨询机构、投资机构的代表们,分别就汽车服务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发表了观点。

据林海波介绍,在3月初正式营业的时候,来花乡二手车市场看车的人是疫情前的三成,在4、5月恢复到了六、七成,但6月15日、16日这两天,客流量几近为零。“市场中找不到一个看车的,之前还有不少来过户的,现在也没有了。”谈及客流量,林海波倍感无奈。

长期以来,汽车后市场存在着:

“现在能看到的二手车商,基本上都是在疫情间撑下来的。”据陈兵透露,在疫情期间关门的二手车商不在少数。“一些小店积压了不少车,但车在手里一天天贬值,资金周转不开,最终就关门了。”陈兵说。

其一是这家企业的数字化能力决定了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能力;其二是这家企业的“基因”,也就是垂直行业的经验,决定了它的数据储备是否充足,是否适用;其三是标准化服务能力,标准化服务的规模化交付,使数字化成为可能。

图片说明: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发表主题演讲

配件来源不明、质量无法保证、价格不透明等大大降低了消费者的服务体验;经销商和厂商产品品类多样、库存管理滞后,无法及时触达和感知消费者需求;养护服务门店的管理效率低,服务标准不统一,严重阻碍了行业的发展;消费者则受限于汽车后市场知识缺失,对行业存在天然的不信任,沟通成本、信任成本极高……

途虎养车是中国领先的汽车消费者服务平台和后市场行业的解决方案提供商,于2011年在上海创立。途虎养车以输出正品、专业、高效的服务为使命,致力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好的养车体验。

相比之下,林海波卖车的方式更加主动。“不愿意来花乡的,我可以直接开车上门,提供看车服务。只要能卖出去车,送车上门都是小事,总比停业强吧。”林海波说。

2016年1月,在前期合作的基础上,张伟光挂牌成立了全国第一家途虎养车工场店。“尽管门店选址一般,但是不用铺货,用户直接通过APP下单直接导航到店。”张伟光说,“热销产品、复购率、车主评价……一目了然,开业前14天,累计毛利近13万元,目前月均毛利超过40万元。”

张伟光的“现身说法”引起现场热议,此后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苏霜、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信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张学辉,以及壳牌销售总监、鹏致业务负责人李刚等,也分别就智慧门店在汽车后市场数字化升级中的关键作用,进行了充分探讨。

在圆桌论坛环节,途虎养车1600家工场店中,第一位“勇吃螃蟹”的加盟商张伟光分享了自己从传统门店到数字化门店的转型经验。

“无论是花乡二手车市场,还是其他二手车市场,都会受到疫情影响。”崔东树则认为,疫情的再次出现会使消费者购买二手车的热情降低,由此导致北京二手车市场需求低迷,或将再淘汰一批二手车商。

就汽车后市场而言,王青认为,“未来汽车后市场的服务,将从汽车本身向外延伸,特别是一些基于新经济、新技术的增值服务”。

图片说明:圆桌论坛一-《汽车服务产业数字化升级》线上研讨

“虽然来花乡看车的人少了,但目前主要依靠老客户来卖车,他们不需要来花乡看车。同时,还有一些客户会通过网上看车。”陈兵告诉记者,线下门店卖车不是唯一的方式,他还选择将车辆挂靠在二手车平台上售卖,如瓜子二手车平台等,这类平台能够为合作的二手车商在流量、售后保障等方面提供服务。

数字化管理、运营的实现,使智慧门店成为整个产业链分散在消费者之中的一个个数据中心。

图片说明:途虎养车COO李辉就智慧门店打造做主题发言

陈兵目前售卖的是奥迪A4 L、奔驰E级、雷克萨斯ES等中、高端二手车。“一方面是因为长期售卖熟知这类车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豪华车的单车利润大。卖这种25万~40万元区间的车周期会相对短一些,风险更低一些。”陈兵说。

“疫情过后,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出台了刺激经济的政策。”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峰会现场表示,这些政策在这个时候非常重要。

据陈兵介绍,眼下去往花乡二手车市场的流程甚至比3、4月份时简化了不少。“我是3月初到的北京,然后隔离了半个月才开始营业。那时候来市场看车需要预约,提供行程轨迹,录像确认,测体温等一系列流程。目前进入市场只需要出示身份证,测量体温,提供‘北京健康宝’的信息,看车也不需要提前预约。”陈兵说。

不仅如此,陈兵每天都会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等社交平台发放二手车信息。除了依靠线上资源,陈兵、林海波等二手车商还会与其他二手车商互通信息,相互帮忙售卖车辆。“虽然同行是冤家,但毕竟是非常时期,我们有了消息就在微信群里互通一下,相互帮忙。”林海波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