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李少婷,编辑:陈俊杰。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中国互联网企业从未遭遇过当下的异国经营风险——印度方面6月起批量“删除中国APP”,抖音海外版仍在与特朗普政府周旋,近日特朗普政府又在寻求对蚂蚁集团和腾讯支付平台的限制。

“走出去”则意味着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成功经验和方法推广到全球市场。李涛称,从本质上来说,中国互联网就是全球化下的产物,不过,此前中国更多是学习和得到,而今天中国互联网企业深入参与全球互联网的发展中,成为其他新兴互联网市场发展背后的推手。

谈发展路径:“下沉”和“走出去”殊途同归

在李涛看来,当下互联网企业面临两个方向性抉择,一个是“走出去”,另一个则是“下沉”。下沉也有两层意味,其一从消费互联网下沉至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也就是讨论愈加热烈的产业互联网,其二是指从中国的一、二线城市向三、四、五、六线城市下沉,换言之,要将早期只是初级参与互联网的用户变成是互联网的深度用户。

“本质上因为(互联网)是所有数据的来源。”APUS是最早“全球化”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之一,在“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期间,公司创始人兼CEO李涛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互联网已从信息传递的平台及工具发展为“生产资料的提供者”。

但李涛并不担心印度市场的情况会持续太久或被大规模复制。印度互联网市场发展至今,中国互联网的从业者及参与者厥功甚伟,近年来,大量资本、先进的产品、商业模式随着中国互联网企业来到印度市场,如果将中国互联网从业者拒之门外,印度互联网的发展进程恐怕会拉长。

数据的处理是数字化时代的敏感话题。“未来整个世界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可能不再是土地,不再是矿产资源,而是数据。”李涛认为,能否有效管控数据甚至可能挑战一国之生存安危。

谈全球化:“下架”做法开了个不好的头,但不会持久

数字化浪潮迭起,几乎所有产业都在讨论如何数字化,首先是消费产业数字化,接着是工业数字化、农业数字化,难以计量的数据是产物之一。李涛认为,当下互联网企业的使命已经变成“数字金矿的挖掘者”,覆盖生产、存储、归类及计算。

  同时,Mojang Studios的Jens Bergensten 杰博还与明星开发者团队一起,为观众送上了温情满满的视频祝福,感谢每一位玩家的长久陪伴与支持。

  【版本最新动态,下界更新即将上线】

在TikTok创作者起诉美国政府之前,TikTok及其员工也已分别就特朗普行政令向法院提起诉讼。9月14日,TikTok员工帕特里克 · 莱恩的诉讼获得初步胜利。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裁定,特朗普8月6日签署的行政令将不会影响TikTok员工工作的合法性,也不会影响雇员和供应商从TikTok获得薪水及福利待遇。TikTok公司发起的诉讼也在进行之中。

X 第三方账号登录 微博认证登录 QQ账号登录 微信账号登录

在聚焦“数字时代的商业成长”话题的企业家聚会上,互联网似乎已不再是主题,数字化浪潮掩盖了往日互联网的锋芒,有企业家强调区分互联网与数字化的概念,并强调要警惕互联网泡沫。

  众多开发者凭借着丰富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让更多创意落地成备受欢迎的玩法。截至目前,游戏内上传组件作品近6万份,并获得了38亿的总下载量。令人惊喜的是,开发者们的累计收入分成突破1亿,其中单支团队收入突破1000万。

“互联网其实倒逼了整个产业的数字化转型,今天不再强调互联网,是因为互联网可能已经渗透到我们产业的每个环节了。”李涛表示,当下强调数字化,就是因为大家希望找到一种应对互联网所带来的变革的手段,这仍然是互联网影响力的外化表现之一——只有数字化,才能互联网化。

谈使命:互联网企业是数字金矿的掘金者

  首先,最受欢迎和期待的下界更新,将于不久后的寒假与玩家正式见面!在神秘的地底世界,玩家即将面临的是一个极其炎热的生物群系,这里四处充斥着火焰、熔岩、全新方块,以及僵尸猪灵、凋灵骷髅等各种生物。不仅如此,疣猪兽和猪灵等全新生物也将与玩家见面。更有诸多惊喜等待着你前往发掘。

李涛在互联网行业工作了近20年,几乎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全部历史,他将历史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中,互联网仅作为信息途径,是一个流量入口;第二个阶段中,互联网作为一个内容载体,变成了提供内容服务的平台;第三个阶段大概从5、6年前开始,发展出消费互联网,提供了美团、滴滴、各类支付平台,包括互联网金融等。

尽管欧美市场现在出现生态固化的迹象,但李涛保持积极态度,他相信用户迭代会带来新的机遇。“永远只能去一家店买东西,这家店的溢价就会变得很高,不管卖什么都会卖得比别人贵,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不合理的”,李涛表示,打破生态固化的过程需要众多生态链从业者一起努力,“为什么我们支持华为‘走出去’,也支持像华为、小米这样的手机厂商走出去,因为只有从硬件到像APUS这样的操作系统或者工具软件的提供者、到更多的其他的APP产品开发者一起走出去,一起来推动,才有可能真正改变已经固化的生态”。

“TikTok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扮演了意义深远的角色,让我能够追寻心中对于创作的热情。大概2年前,我加入了TikTok,短短2年时间里,我很幸运地遇到了优秀的创作者,到全世界去跟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品牌合作,并加入了最好的线上社区。”珂赛特在其Instagram主页上写道。

“不是只有我才这样——对于众多创作者来说,TikTok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允许他们表达自我,甚至以此获得收入。这场旅途不会结束,我很高兴宣布,我和Dougmar以及Alec chambers 会对总统封禁TikTok、剥夺我们对用户发声权利的决定发起诉讼。我很骄傲我是TikTok创作者社区的一员,我们不会放弃抗争!”珂赛特补充道。

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开发者分享 丰富福利回馈玩家】

  进入2020年以来,优秀作品不断诞生,尤其是在今年疫情期间,上古之石团队在《我的世界》中开发雷神山、火神山医院新地图,致敬那些站在中国抗疫一线的英雄,用小小的方块不断传播正能量。庞大的玩家群体、日益增长的开发者数量、不断涌现的优质作品,无一不彰显着《我的世界》旺盛的生命力。

“从长期来看,互联网的全球化还是会放开的。”李涛认为,新兴市场国家在发展前期的市场教育的周期较长,能够产生产值的周期也较长,未来中国互联网企业还是会走向欧美市场,“我们必须得承认这些国家的消费能力,它的互联网产值都是非常高的”。

  【注册玩家超4亿,展现旺盛生命力】

  11月底,极具冬日气息的冰雪节家具、个性十足的街头系列家具将登场全新家园系统。冒险玩法《月蚀》下部-《月蚀:光与暗》也将同步亮相,玩家武器系统全面升级,全新族群和终极BOSS魔王登场,古老族群的纷争迎来最终决战。

9月18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于9月20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应用商店的下载、更新。针对商务部的决定,TikTok回应称“反对并深感失望”。

  从本届开发者大会官方分享的数据来看, 《我的世界》中国版累计注册用户数超过4亿,进入2020年后的短短半年里新增注册用户更是超过一亿!不仅如此,《我的世界》注册开发者已突破12000人,使用MC Studio系列开发工具的团队达4364支,对比上年实现了成倍增长!

APUS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的代表之一,印度也是其拓展市场之一。今年6月初及9月初,印度先后下架近200款APP,其中也包括APUS的产品。

  此次大会上,《我的世界》中国版主创团队分享了系列开发工具的更新计划。

TikTok认为,美国政府此前行政令未经正当程序颁布,可能剥夺美国民众及小企业发声和生存的重要平台。为此,TikTok将继续坚持诉讼,“维护用户、创作者、合作伙伴以及公司的正当权益”。 

“中国未来的企业都会变成数字企业,都会变成互联网企业,只是他们所强调的方向是不一样,但是我相信在发展了20年或者30年之后,必然又会殊途同归,那就是我们所有下沉的那些互联网企业——产业互联网企业也必然都要走出去。”李涛阐述道。

  其中,官方新增了395个Mod SDK接口和开放了多项自定义功能,把更多的决策权交给开发者;在开服工具Apollo中,为网络游戏增加了27个常用插件,并支持了自动流量优化功能,有效提升团队的开发效率;在开发环境方面, MC Studio的关卡编辑器新增了多个组件,支持多账号协作开发和测试,同时实现了网络游戏部署可视化。这些改良,不仅大大降低了开发者的上手门槛、提升开发效率,让创造更加简单,同时拓展了开发者创作空间,推动内容创作生态的完善。

  本次大会的另一大重头戏,来自于明星开发者与人气KOL的合作环节。大会上Ta们诚意满满,为玩家们带来诸多惊喜福利,多款组件玩法低至3折,5折。记得前往《我的世界》手游客户端【资源中心】搜索【2020开发者大会】专题,输入折扣码【MC2020】,即可享受Ta们带来的福利。

  一款游戏之所以能够保持蓬勃发展,离不开玩法的持续更新。本次开发者大会,官方带来了下界更新、家园系统、《月蚀》下部等多项重磅游戏更新内容。

  除了开发者工具的更新,《我的世界》还推出了全新的开发者扶持计划,旨在给予开发者实际的收益与广阔的展示空间。其中,最为瞩目的是为期6周的的系列开发者培训课程,通过系统性的线上教学,提高参与团队的综合开发素质及实战能力,助力团队创作出更优质的内容。

  未来,《我的世界》将继续以“创造”为主题,不断拓宽创造的边界,为所有玩家提供一个充满想象的世界,为开发者提供一个展现创意的舞台。通过不断完善的开发者生态,吸引越来越多玩家加入到开发者行列中。《我的世界》已经开启全新启程,相信方块世界将继续发挥创造的无限能量!

正因为数据的重要性,政府的把控严格,数据在全球范围内的标准化成了问题。“现在肉眼可见的就有三张网。”李涛表示,“如果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一套标准,那么互联网虽然在通信层面上是互通的,但有可能在数据标准上就被割裂开了”。李涛呼吁数据隐私保护的立法工作吸纳更多互联网企业的意见,特别是全球化程度较高的企业。

李涛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的关键在于市场是否会接纳,从目前来看,“他们没得选”,因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提供的产品物美价廉,而这背后是因为相关数字化及信息化水平更高,极大降低了整个互联网产业的生产成本。

李涛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当下面临着两条道路——“下沉”或是“走出去”,二者殊途同归,最终所有企业都会“走出去”,只是先后问题。而当下的“全球化”困局不会被大规模复制,中国互联网生态链企业应当抱团出海,打破欧美互联网的生态固化,造福当地消费者的同时赢得新的发展机遇。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做法其实鼓舞了后来美国对TikTok(注:抖音海外版)的一系列的动作。”李涛认为,印度大批量下架中国APP产品最大的不好是开了个一个不好的头——一个国家的政府在不经任何立法或立法审批的情况下恣意行事。

  【完善开发者生态,助力开发者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