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网金融讯  厦门国际银行“耳光门”事件发酵,中国银行业协会表态。

8月27日,中国银行业协会自律部发布《加强行业自律 涵养清廉文化》一文。其中针对厦门国际银行校招新员工未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一事发表看法。

一是 “酒桌文化”积弊难除。前些年,有些银行在营销客户、延揽储户过程中,确实存在着“酒桌文化”的现象。“酒量等于业务量”“办事要靠吃喝”“接待也是生产力”等歪风一度盛行,觥筹交错之中,潜规则、利益输送等暗度陈仓,出现“酒杯一端、业务好谈,筷子一提、全都可以”的现象,在有些银行领导的眼里,喝多喝少是能力问题,喝与不喝是态度问题,在这种思维惯性左右下,喝酒成为考量员工能干与否的一种“标准”。

第二,加强行业自律,注重行为管理。近期,中银协修订了《银行业从业人员职业操守和行为准则》,以加强行业自律,拟建立银行业从业人员禁入黑名单。今后,对从业人员因行为恶劣,对行业造成重大损失和负面影响的将考虑纳入行业禁入黑名单。对于出现类似有损行业形象行为和事件的银行分支机构,将采取“一票否决制”,在整改未落实期间禁止其参加中银协“星级网点”“百佳、千佳单位”等文明规范服务评估活动。

银行业是经营风险的特殊服务行业,信用是经营基石,声誉是立行之本,“银行”二字是行业共同的金字招牌,但是本次事件暴露出有些银行依然存在人身依附、家长式管理、官老爷作风、职场霸凌、对员工缺乏尊重等种种与风清气正相悖的恶俗陋习,如任其发展,将会给行业社会形象带来严重损害。

加强行业自律 涵养清廉文化

不过,职业教育要从“量变”走向“质变”,真正助力社会经济发展,平衡稳定就业,仍然有很多挑战与问题需要创新解决。

日前,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编写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20)》在京发布(以下简称“报告”),对2019年教育发展概况进行了全面扫描,并提出面向21世纪20年代教育的一系列挑战。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国内著名职业教育学者邢晖在报告中表示:“职业教育,尤其是高等职业教育将在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更大作用,将在服务、保障和扩大社会就业创业,提高社会整体就业创业水平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邢晖认为,在此合理“量变”基础上,突出新职业教育的标准体系建设,从宏观层和微观层构建和完善职业教育国家标准实属必要;教师教材教法的“三教改革”应作为提升质量的重要突破口;抓住职业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突出职教特色,更要注重劳动精神、职业精神、工匠精神和劳模精神的培养、渗透和结合,加强校企合作、信息技术变革,不断探索,凸显职业教育的类型特色和重要地位,最终实现职业教育的“质变”发展。

中银协指出,深究此事发生的原因,与银行业内“酒桌文化”积弊难除、“圈子文化”陋习犹在、“奢靡之风”屡禁不止密切相关。

第一,压实责任,加大处罚力度。针对涉事银行对外发布的说明,仅采取严重警告、扣罚绩效之类轻描淡写的处罚,无异于罚酒三杯,行业内外和广大公众颇有微词。涉事银行要作为声誉风险管理的第一责任人,坚持刀刃向内,严字当头,对于此类有损行业形象并造成恶劣影响的行为,要“出重拳”“下狠手”“零容忍”,按照党纪国法和银行内部有关管理规定对相应当事人从严从重处理。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强调,党内要保持健康的党内同志关系,倡导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坚决抵制拉拉扯扯、吹吹拍拍等歪风邪气,让党内关系正常化、纯洁化。银行业作为金融稳定的压舱石,是经济稳国家富民族强的血脉,应切实树立清风正气,以良好的家风、行风,以清廉的行业文化树立起良好的社会形象和公众信誉。

近日,一则银行员工因拒喝领导敬酒被辱骂打耳光的新闻引发舆论关注。据报道,厦门国际银行校招新员工与同事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聚餐时,因没喝“A角”敬的酒,被领导殴打辱骂。事情在网上发酵后,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说明,确认该行中关村营业部领导及个别员工酒后失态而对员工杨某言语及行为失当,决定对该领导董某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扣罚二个季度绩效工资;对支行负责人罗某给予警告处分,扣罚一个季度绩效工资。

据了解,此前,有厦门国际银行校招新员工与同事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聚餐时,因没喝“A角”敬的酒,被领导殴打辱骂。事情在网上发酵后,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说明,确认该行中关村营业部领导及个别员工酒后失态而对员工杨某言语及行为失当,决定对该领导董某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扣罚二个季度绩效工资;对支行负责人罗某给予警告处分,扣罚一个季度绩效工资。

涉事银行的回应并未使事件尘埃落定,网络舆论持续关注该事件进展,也引发了对“畸形酒桌潜规则”“职场圈子文化”“上下级攀附”“不尊重基层员工”等现象广泛的讨论。该事件暴露出有些银行在业务开展过程中衍生和形成的一些不良作风和陋习,对行业造成了恶劣影响,也为加强银行业清廉文化建设敲响了警钟。究其根本,存在如下三方面深层次原因。

邢晖带领团队通过对全国30个省(区、市)教育厅的调研、近百所高职院校的座谈与访谈发现,高职扩招涉及教育、发展与改革、财政、人社、退役军人事务等多个部门,需要各部门积极协调与参与,仅靠教育部门力量有限。同时扩招背后的经费挑战也是各省遇到的普遍难题,按照现行12000元/生的平均拨款水平,高职扩招百万人至少给各地增加120亿元的公共财政支出增量,一些地方反映财政吃紧。此外,针对社会人员扩招入学后的管理、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挑战等问题,也是影响“量变”到“质变”的重要因素。

为此,邢晖在报告中建议,职业教育扩招应结合生源数量、社会需求、生源特点等进行个性化安排,国家需对扩招后带来的一系列投入问题提供保障。学校方面需要认识到扩招后带来的新的生源特点,分层分类提供合适的教育是确保教育教学质量的核心,由同学龄段、全日制、单纯学校化的办学,向多元学龄段、全日制与非全日制、学校与企业社区联合等多元化办学方式适应与转变。

据悉,近期中银协修订了《银行业从业人员职业操守和行为准则》,以加强行业自律,拟建立银行业从业人员禁入黑名单。今后,对从业人员因行为恶劣,对行业造成重大损失和负面影响的将考虑纳入行业禁入黑名单。对于出现类似有损行业形象行为和事件的银行分支机构,将采取“一票否决制”,在整改未落实期间禁止其参加中银协“星级网点”“百佳、千佳单位”等文明规范服务评估活动。

第四,树立正确价值观,构建清廉金融文化。在中央三令五申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以及反四风精神背景下,该支行的领导在高档场所聚众吃喝,实属罔顾中央精神,违背清廉金融文化的典型之举。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强化对从业人员政治素养、职业操守和道德素质的培养,引导树立正确的事业观和价值观。倡导“尊上不唯上”“服从不盲从”“唯实不唯人”理念,坚守清正廉洁纪律底线,筑牢拒腐防变思想防线,让从业人员从职业生涯伊始就系好第一粒扣子。自觉净化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在单位不拉帮结派,私下里不互相称兄道弟、不搞小圈子;不通过组织聚餐、联谊等活动“拜码头”“搭天线”“傍大款”,进行利益输送或结成利益集团。严格执行从业人员职业操守和行为准则,加强行业自律,推进以“清正廉洁”为核心的清廉金融文化建设,为银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实的人才保障。

中国银行业协会自律部

从去年开始,随着国家先后出台一系列政策加速完善现代职教体系,中国职业教育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对高质量职业教育的发展需求更加迫切。新职教20条从职业教育制度体系、国家标准、产教融合、多元办学等多个维度构建了新时代职业教育体制机制的“框架”;“1+X”证书政策促进了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培训模式和评价模式的变革,高职扩招拓展高职教育在服务、保障和扩大社会就业创业、提高整体就业创业水平方面的积极效能;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培训5000万人次,社会扩训是提升劳动者就业创业能力、缓解结构性就业矛盾、促进扩大就业的重要举措。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与落地让职业教育发展进入快车道,职业教育的改革创新得到广泛的社会关注。

二是“圈子文化”陋习犹在。少数银行领导干部在工作和生活中爱搞“小圈子”,圈中人对内抱团结盟,吹喇叭,抬轿子;对外以人划线、排除异己,掣肘使绊。“小圈子”折射出的是封建“官场哲学”,是市场经济趋利性产生的“利益共同体”。此次事件也是个别银行领导搞“小圈子”,以敬酒来画圈考验,未按“长官”意思行事便心生不满,动手打人。

此外,银行业还应当加强行业自律,注重行为管理;建立科学考核机制,树立正确用人导向;树立正确价值观,构建清廉金融文化。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七日

中国银行业协会自律部

第三,建立科学考核机制,树立正确用人导向。银行业要按照 “忠、专、实”的衡量标准,选拔任用政治过硬、素质过硬、踏实肯干的干部人才,改变过去那些 “以存款论英雄”“以关系论能人”等不良用人导向和考核标准。要破除阿谀奉承、拉帮结派等小圈子、小团伙依附关系,杜绝因“圈子文化”而滋生的畸形权力和裙带关系,建立公平公正的选人用人机制。要关爱员工,尊重员工权益,畅通诉求渠道,从政治思想教育、薪酬待遇、职业生涯规范、心理动态咨询等多方面帮助引导员工,在多岗位历练培养,增强员工的归属感和成就感。

中银协表示,针对此类事件,应该压实责任,加大处罚力度。对涉事银行对外发布的说明,仅采取严重警告、扣罚绩效之类轻描淡写的处罚,无异于罚酒三杯,行业内外和广大公众颇有微词。涉事银行要作为声誉风险管理的第一责任人,坚持刀刃向内,严字当头,对于此类有损行业形象并造成恶劣影响的行为,要“出重拳”“下狠手”“零容忍”,按照党纪国法和银行内部有关管理规定对相应当事人从严从重处理。

三是“奢靡之风”屡禁不止。涉事银行领导罔顾中央精神,公然出入高档餐厅,聚会豪饮,高标准花销,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反四风”要求,反映出涉事银行领导纪律素养的缺失以及对深入推进反腐倡廉工作的漠视。

中银协表示,该事件暴露出有些银行在业务开展过程中衍生和形成的一些不良作风和陋习,对行业造成了恶劣影响,也为加强银行业清廉文化建设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