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长沙9月1日电(记者谢樱)记者1日从湖南省医保局获悉,《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实施意见》已正式出台,意见明确了“互联网+”医疗服务的价格管理政策及原则、医保支付政策、纳入条件。

意见明确,“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实施按项目分类管理。其中,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主要实行政府调节,湖南省医保局负责价格项目准入和价格制定调整;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属于医保定点的非公立医疗机构,其具体付费方式和价格标准通过医保谈判协议确定。

毫无疑问,“云端”成了包括电影节展在内的众多国际活动的关键词。

观众在自助购票机取票。组委会提供

在此情况下,很多观影活动都是“一票难求”。为了控制观影人数,组委会严格按照要求,将上座率保持在75%以下,并在影院座椅上贴有“隔座”标签。

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严格控制观影人数。张云 摄

此外,隔座、控场等方面也均按照电影院的规定执行。借鉴上影节和北影节的举措,平遥国际电影展也同样取消了红毯环节,让参与影展的人始终保持在相对安全的距离。

今年想要看一场平遥国际影展的电影,民众需要5个码:进入古城的“山西健康码”,微信上的“古城预约码”,进入平遥电影宫时的“防疫行程码”,进入影厅时的“实名观影码”,以及取票时的“电影票二维码”。

“云端”下的互动,与众多国际影人因疫情影响无法亲临现场有直接关系。“今年我们没有邀请国外的电影人,仅有的一位外籍制片人也是常年在中国生活,因此影展规模也做了相应‘瘦身’。”平遥国际电影展有限公司CEO梁嘉艳说。

在电影宫期间,民众自觉佩戴口罩。组委会提供

正在杭州隔离的平遥国际电影展艺术总监马可·穆勒也向影展发来视频:“在今年的选片工作中,我们已经感受到疫情对电影制作、发行等工作的种种影响,但创作者们用他们的行动克服了这些障碍,让我们得以在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分享这些杰作。”

演员齐溪谈到本届特殊的影展时表示,这样的影展对中国电影人都比较珍贵,就像今年平遥影展的主题“电影,从来不是孤城”一样,希望可以通过电影把大家凝聚在一起。

意大利电影制片人保罗·德尔·布洛克在第七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上表示,未来的电影能够更有共情力,能够更加考虑观众想要的东西,这可能将降低电影行业在“后疫情时代”所受到的冲击。

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谢飞表示,疫情是一场大灾难,但大家看的电影却更多了,在网上看,在电视上看。而且很多电影节开始尝试“线上+线下”的方式,“我觉得这是个进步,传统电影需要拥抱互联网,拥抱数字时代。”

《178天,125年》,这部在平遥影展开幕式播放的短片,与电影诞生125年和影院停工178天相呼应。短片采访了导演、演员、放映员、经纪人、制片人等电影行业从业者,分享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故事,向电影人致敬。

在本届平遥影展现场,随处可见“大力胶”元素的主视觉海报。梁嘉艳希望,“在蔓延至全球的新冠疫情中,我们要继承大力胶精神,沿着充满希望的银幕之光,将被撕开的创伤黏合,迎接电影行业的复苏。”(完)

扫码之外,无论是观影还是大师班活动,观众在进入电影宫时,都会被要求佩戴口罩。湿纸巾、消毒液、免洗洗手液均在醒目位置摆放。

受戛纳国际电影节等国际影展的延迟或取消,今年的平遥影展取消了“影展之最”“类型之窗”“平遥一角”三个单元。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贾樟柯说,本届影展“减量不减价”,依然有很多高质量中外电影参展。

定点医疗机构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由湖南省医保局确定是否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其中,“互联网+”医疗服务与医保支付范围内的线下内容相同,且执行相应公立医疗机构收费价格的,经相应备案程序后,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并按现行规定支付。而针对属于全新内容的“互联网+”并执行政府调节价格的基本医疗服务,试行期满公布正式价格后,湖南省医保局综合考虑临床价值、价格水平、医保支付能力等因素,确定是否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观众有序进入小城之春厅。组委会提供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在1966年问世的塞尔维亚电影《回归》的展映现场,该片介绍人、导演米海洛·伊里奇通过视频方式,向中国观众介绍电影。“导演用很长的,非常不安宁的镜头和移摄的拍摄手法,强调着主人公的精神状态……”

梁嘉艳说,往年的票证中心,经常出现排队购票的场景。今年为了提高办展的安全性,组委会增设了自助购票系统,全部采用无接触的方式,并且也会对每一位观影者进行测温,以保证影展安全顺利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