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促进了中国古代法律法家化

我提出中国古代法律汉唐间没有改变法家老底、从而没有儒家化的观点后,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但最近读了老朋友张少瑜教授几篇研究古代兵家的大作,觉得他的观点可以作为我国古代法家化观点的佐证。 中国古代法律起源的具体途径,一是“礼源于祭祀”;二是“刑起于兵”。前者是指“礼”作为一种法律规范,最初起源于原始祭祀活动中形成的礼仪规则,后者是指刑法最初起源于战争的军法。在我看来,“礼”主要是调整氏族部落内的规则,刑主要是调整没有血缘关系的族外人员关系的规则。儒家思想主要是源于血缘关系的礼制的阐释,法家思想主要是源于兵戎的刑法论述。所以,法家与兵家的关系十分密切,以致在许多时候,人们分不清谁是兵家,谁是法家。如《尉缭子》一半论治兵近于兵书,一半论治国则近于法家。因为兵家和法家大都是一身两种角色,在内理政,在外治兵,如吴起和商鞅。这使得两家在许多问题上看法非常接近。

四是稳企惠企政策在发力增效。面对疫情的严重冲击,国务院有关部门果断出台90余项政策措施,全力助企纾困和激发市场活力。包括及时出台阶段性、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政策,降低企业用电用气成本等今年以来减税降费已累计超过1万亿元。在金融政策方面,3次实施普惠降准、定向降准,综合运用再贴现再贷款等措施,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前5个月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9.6%。随着各项政策落地显效,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利润率达到5%,比一季度提高了1.06个百分点,利润降幅收窄至19.3%,5月当月增长6%。特别令人欣喜的是,中小企业的运行状况也同步有所好转。在开一季度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中小企业的情况一直是让工信部非常揪心的,但是现在看,相关政策对帮助中小微企业恢复确实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明显见到了成效。

第一,促成中央集权君主专制。这和战争与军队组织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在兵家看来,国家组织实际就是军队组织的扩大,君主的权威则来自于军队中的将威。古代打天下的君主往往就是军队中主力部队的将领,如唐代的李世民,明朝的朱元璋,清朝的努尔哈赤等。

借鉴少瑜兄的上述研究成果,间附我的一些见解,最后得出我的结论:为什么中国古代法典不可能儒家化呢?这是因为儒家不会用兵,“慈不带兵”,而法典的制作者和审定者却大都是带兵打仗出身的开国之君、之臣,天然地接近、喜爱兵家,进而也天然地会接近、喜爱与兵家同源的法家。这可以作为中国古代法典法家化的一个佐证吧!

辛国斌称,展望下半年,有利条件与不利因素并存。当前国际疫情仍在蔓延,世界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已是不争的事实;国内常态化疫情防控任务仍然艰巨,需求恢复仍有一个过程,企业经营困难还是比较严重,洪涝等各种自然灾害也对经济复苏产生一些不利影响,汛情十分严重,下半年不确定性的因素还是比较多的。

第四,兵家和法家两家对“术”(权术)的认识也完全一致。兵家在力与力的控制中讲求技巧,将帅驾驭士兵需要一定的权术。兵家最早讲“虚实”“诈”“诡道”“示形”“不动如山 侵掠如火”等。法家研究的是驭人之术,即权术,他们要解决的是由于君主专制而突出的君臣矛盾。申不害讲的权术为“操契而赏其名”“藏于胸中示天下无为”,韩非讲的权术是“藏于胸中,以偶众端,潜御群臣”,这些权术里就包含了兵家那些用兵之术,即:真真假假地迷惑人,从而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在这方面,二者的思维方式是一样的。

少瑜兄在《先秦兵家法律思想概要》(《法学研究》2000年第5期)中精辟地指出,与法家密不可分的兵家思想,对中国古代法律传统产生了如下重要影响。

第二,在树立君主、将领权威上,两家观点基本一致。法家所言法治的中心是巩固君权,立法、执法、司法权力均掌握于君主,君主具有绝对权威。商鞅提出“君尊而令行”,而要尊君,就要使其集权,此即“权者君之所独制”“权制断于君则威”。慎到认为法治必须“民一于君、事断于法”,君主“权重位尊”才能“令行禁止”。兵家的法治论则更是强调将领的中心地位,其法治完全服务于将领对士兵的指挥,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第三,律(主要是刑律)和令(行政管理法)成了中国古代最主要的法律部门。这和军队的治理特点及军队影响新朝代是有密切关系的。行政管理是依层级进行的,这样一种模式来自于军队,军队本身也是一级一级组织起来的。怎么把一群素不相识的人组织成有战斗力的军队?靠层级组织。古代刑法中的连坐制来自军中的连坐。连坐最初是在军中实行的。最原始的连坐叫什伍连坐。同伍的士兵之间如有人不努力作战,不协同救援或是战场逃跑的,同伍之人若不制止,就要一同问罪;若长官制止不力,就拿上一级长官来问罪。作战期间,上一级官员有权力诛杀下一级士兵。为什么要追究连带责任呢?因为作战是一种共同行为,技术、战术要协同,个人就不能自行其是。这些连坐的规定本身有些合理性,后来就推广到了行政管理领域。

拉脱维亚为期一个月的第二次紧急状态9日开始实施,紧急状态期间禁止一切公共活动,室外集会不得超过50人,关闭娱乐场所。

匈牙利自10日午夜起将实行更严格的防控措施,包括实行宵禁、餐馆只允许提供送餐服务、大学改为线上授课等。

葡萄牙自9日0时起恢复实施紧急状态,并对疫情重灾区的121个县市实行宵禁。

第三,兵家和法家两家都重视“势”(权势)。兵家“势”的本意指的是力与力的关系。在孙膑看来,势是一种由高速运动产生的冲击力,使静止的物体形成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法家将兵家之“势”用于人与人的关系,慎到将君主的权势比喻为飞龙和云雾,飞龙有云雾才能高飞,一旦云消雾散,飞龙也就成了地上的蚯蚓。

据世界卫生组织9日公布的数据,此前24小时欧洲地区新增新冠病例221866例,为连续第二天下降,比7日历史峰值327179例下降三成多。当天新增死亡病例2239例,不到5日历史峰值5194例的一半。整体而言,欧洲仍是全球日新增病例最多的地区之一。

罗马尼亚从9日开始实行为期一个月的宵禁等一系列措施,民众在露天公共场所也必须戴口罩,公共和私营部门员工应尽可能在家工作,禁止在室内外举行任何大型聚会,所有学校实行网上授课。

第五,中国古代法律不重程序法,此与军法密切相关。军法都很简单,因为士兵的文化素质都不高,太多太细的也记不住,把简单几条背熟了就行。再者,军情万变,执法贵在快速及时,程序太细会耗时太多。而且,军法是将军治军的工具,将军的绝对权威不容有任何削弱,不可能设置一些约束将军惩罚下级的程序内容。

据欧洲媒体9日报道,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和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的一款新冠候选疫苗在临床试验上取得进展。但欧洲多国对该疫苗有效性仍持审慎态度。英国首相约翰逊说,这款新冠疫苗仍要“迈过多道障碍”,人们才清楚其是否可用。葡萄牙卫生总局局长弗雷塔斯表示,葡方期待该疫苗有效性在临床试验中得到证实。奥地利卫生部长安朔贝尔说,严格的疫苗审批过程至关重要。(执笔记者:陈俊侠;参与记者:袁亮、孙毅飞、张毅荣、温新年、张修智、陈晨、唐霁、于涛、林惠芬、郭群、和苗、张琪、章亚东、彭立军、蒋雪、张家伟、金晶、陈占杰)

第四,军法里的平等、公平、公开、公正观念影响了国法。我国古代的法治最早都是在军中实行的。例如,《史记》记载孙武在吴国用宫女练兵,“约束既布,乃设斧钺,三令五申之”。“约束”就是军中的纪律;要用斧钺来保证它的实行,斧钺就是军中杀人的大斧;纪律还要公布,要宣传,“三令五申之”。宫女们嘻嘻哈哈,孙武不顾吴王的请求,当时就把吴王宠爱的宫女拉出去斩了,并且说了一句话:“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法家在维护君权绝对权威的基础上,也强调法的公平性,甚至主张除了君主,其他人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即源自商鞅变法对太子老师的处罚。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随着国家扩大财政赤字和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强化稳企业金融支持等措施进一步落地,基建投资托底支撑作用将进一步发力,保就业促消费政策将持续显效,疫情催生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能。

三是新兴产业逆势增长。工信部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大力支持企业在疫情冲击下主动求新应变、化危为机,新产业新业态逆势增长。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4.5%,在前两个月猛降14.4%的情况下实现快速反弹,3月份以来各月增速均保持在8.9%—10.5%之间,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明显提升。生物医药、电子及通信设备、医疗仪器设备等行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3.8%、7.2%和27.2%,6月份3D打印设备、智能手表、充电桩等产品产量增长超过40%。疫情在对一些行业造成重大冲击的同时,也加快推进了数字经济、智能制造、生命健康等产业发展。在线办公、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都在快速扩张,同时5G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在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发展,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步伐在明显加快。

保加利亚政府9日宣布将拨款6500万列弗(约合3934万美元)以提升医疗系统应对疫情的潜力。保总理鲍里索夫还呼吁新冠痊愈患者捐献血浆,用于治疗其他患者。

二是主要行业、重点省份都在同步好转。从行业角度看,41个工业大类中,二季度超过半数的行业实现正增长,其中装备制造业5、6两个月增加值增速分别达到9.5%和9.7%。6月份汽车产销量同比分别增长22.5%和11.6%。这种表现在历史上都是非常亮眼的。受基建投资复苏的拉动原材料工业总体呈现平稳态势,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受疫情冲击影响较大的轻工、纺织等消费品行业,随着复商复市的稳步推进,产销也呈现出回暖迹象。这两个行业受疫情影响最大,社会感受也最强,这些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到影响以后,就业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从这几个月的情况来看,轻工、纺织等消费品行业有了回暖迹象,虽然现在还是负增长,但是回暖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了。从地区角度看,工业大省发挥了稳增长的“压舱石”作用。31个省份中上半年有18个省增加值实现了正增长,比如江苏、浙江、河南等省份累计工业增速均实现了由降转升。在工业大省里,10个工业大省除了广东等几个大省目前还是负增长以外,绝大多数都恢复了正增长,山东省工业增加值已经接近去年同期水平。

第二,法的工具性。法是君主或将领治国带兵的工具,在军队中,法只是将军治军的一个工具,它只约束士兵和下属,绝不约束将军和上级,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军法中有任何一个条文是管总司令的。反而各朝代军令都有一条“违总帅一时之令斩”,只要违反了总司令的指令就可以杀头。这与古代法典没有一条是治君之罪一样的。

法国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9日说,第二波疫情仍在继续,“疫情高峰期就在面前”。英国首相约翰逊9日再次呼吁民众遵守当前的“禁足”措施。奥地利卫生部门当天表示,过去一周该国单日新增病例数持续增长,重症患者剧增,如果这种势头得不到遏制,医疗体系将面临严峻挑战,政府将不得不收紧“封锁”政策。德国重症监护与急救医学跨学科协会8日宣布,该国接受重症监护治疗的新冠患者人数达2904人,逼近春季第一波疫情的峰值,目前医疗机构面临的形势比春季还要严峻。

阿尔巴尼亚9日宣布将于11日开始重新实施为期三周的严控措施,每日22时至次日6时禁止餐馆和酒吧营业,民众除紧急情况不得外出。

辛国斌介绍了经济运行过程中四个方面的积极变化。

虽然大部分欧洲国家形势严峻,但也有一些国家疫情有所缓解。爱尔兰卫生部9日晚公布的数据显示,此前24小时该国新增确诊病例270例,创下10月22日全国“封城”以来单日新增病例新低。在斯洛文尼亚,近几日新冠检测确诊率从之前超过30%下降到22%左右。斯洛伐克日新增确诊病例开始回落,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已连续两日确诊病例低于90例。

一是工业经济运行各项指标已经走出底谷。受疫情影响,前两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大幅下降13.5%,下降幅度巨大。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筹安排和部署,工信部采取积极行动,在2月初就开始启动了全产业链的复工复产工作。按照以“以大带小、上下联动、内外贸协同”的原则,着力打通国内产业链的断点卡点,工业生产秩序逐步恢复。到3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降幅收窄至1.1%。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和复工复产扎实推进,各项政策举措的落地见效从二季度开始,工业经济呈现了持续的恢复性增长。4、5、6三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了3.9%、4.4%和4.8%。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不仅看增长怎么样,关键还要看产销率怎么样。这几个月的产销率一直保持得比较好,都在98%左右。市场销售明显回暖,企业预期也在向好。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是50.9%,已经连续4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上。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这反映了企业对经济预期的状况是有信心的,在全球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综合相关指标分析,二季度以来工业经济稳步回升,经济运行初步判断已经回归到了正常轨道。

另有多国被迫加强防控措施。意大利9日宣布,拟将5个大区的疫情防控级别从目前的“黄色”提高至“橙色”。

第一,“两家”有共同的法治观。法家主张以法治国,兵家主张以法治军。两者都主张法令要“布之于百姓”“法莫如一而固”“法不阿贵、绳不挠曲”,贯彻法令的手段是“信赏必罚”和“厚赏重罚”。可以说,在依法治军和治国问题上,兵法两家完全相同。

波黑联邦政府考虑从10日开始再次实施宵禁。近日,该国已禁止30人以上的室内聚会和60人以上的室外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