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万高校毕业生的去向牵动着很多人的心。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出,“要促进市场化社会化就业,高校和属地政府都要提供不断线的就业服务”。

实际上,黄金像这样幅度的大跌在历史上并非首次。当市场恐慌情绪急剧飙升时,黄金失去避险特质也并非首次。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黄金惨遭抛售并跟随美股大跌,跌幅超过30%,也曾被认为是其避险属性失效。

招商银行研究院认为,在恐慌时期,从安全边际、流动性和抵押资质的角度来说,核心国家主权债均为最佳配置资产,因此市场资金往往也会一拥而入购买以美债为代表的核心国家主权债。

这一深幅下探让黄金作为避险资产首选之一的地位“岌岌可危”。那么,黄金大幅下跌是否意味着其避险功能失效了呢?

主流的避险资产一般包括债券、贵金属、美元、日元和瑞士法郎等。

近日,比特币暴跌行情虽已基本结束,但在4月13日,比特币再度跌破7000美元关口,这让不少投资者认为,“减半”行情或将难产。

关于就业积压问题,孙宝国认为,“我们应该对我国的经济发展有信心,两三年后研究生毕业迈向社会,国家经济已经恢复,可能还会有新的增长点,学生将得到更多的就业机会”。(孙庆玲 叶雨婷)

招商银行研究院对1990年至今14次市场恐慌阶段的避险资产表现进行了排序,以胜率的排序来看,日元(86%)>美债(79%)>中债(75%)>瑞郎(71%)>黄金(64%)>美元(36%)。

在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孙宝国看来,此次扩招肯定有稳定就业的需要。他告诉记者,2003年受“非典”影响,研究生也扩招了6.63万人,增幅为32.7%,其中硕士研究生扩招了5.59万,增幅为34%。“研究生招生规模每年都在增加,今年只是规模增加幅度更大一些”。

与扩招相对应的,是近几年研究生报考人数快速增长。“数据显示,研究生报考人数已经连续4年增长率突破两位数。从最近10年的数据来看,研究生报考和招生的比例基本保持在3:1左右。2020年研究生报考人数达历史新高,从这个角度上看,扩招也是理所当然的。” 全国政协委员、南通大学校长施卫东告诉记者。

研究发现,在市场恐慌阶段,日元以及主权债的避险特征与黄金和美元相比表现更强。

这位负责人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强化中央预算内投资项目的监督检查力度,坚持按月调度,确保项目按时建成投用,切实提高公共体育设施服务水平,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满足感。

据了解,此次硕士研究生计划增量将重点投放到临床医学、公共卫生、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服务国家战略和社会民生急需领域,以专业学位培养为主;专升本计划增量将投向职教本科和应用型本科,向预防医学、应急管理、养老服务管理、电子商务等专业倾斜。

海通宏观分析师宋潇认为,低利率环境下,黄金价格将处于长期温和上行区间。人口老龄化和技术进步缓慢导致经济增长缺乏内生动力。面对经济的疲软,各国央行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大部分发达国家利率均处于历史低位,使得资产保值需求对黄金的支撑仍将存在。但是,目前各国利率进一步持续大幅下行空间有限,黄金价格存在长期上涨基础,但长期上涨幅度在温和区间。

高等教育的扩张是个趋势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及时投入,推动各项目抓紧开(复)工建设,对于提振体育行业信心,满足疫情结束后人民群众对体育健身活动的集中需求,促进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在此轮波动中,人民币资产也备受青睐。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年初至今,中国股市的累计下跌幅度远小于欧、美、日、韩、印等主要市场。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市场而言,投资是“买未来”,而非“买过去”。未来长期的经济稳健性,将会成为市场考虑的核心要素。基于此,人民币资产有望成为新型避险资产——虽然不是绝对意义上毫无波动的“避风港”,但是凭借相对韧性和成长性,能够成为全球长线资金在风浪中的“压舱石”。

近日,教育部明确提出,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同比增加18.9万。同时,扩大普通高校专升本规模,同比增加32.2万人。此举,也是“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十大专项行动”之一。此外,教育部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推进第二学士学位扩招工作。

在施卫东说,高校都想扩招,因为研究生是科研的生力军,希望多招点博士更好,科研能力更强”。在此之前,他已多次在提案中建议增加研究生招生计划,尤其是地方高校,很多处于“吃不饱”的状态。

“目前我国研究生招生规模扩招后约为110万,这个数跟本科生招生水平相比,大约是1:4的比例,从结构来看比较适合。”孙宝国告诉记者。

美元在此期间的上涨也能印证这一点。由于市场对美元现金的需求大涨,短时间内推升了美元走高。从3月9日开始,美元指数迅速走升;直到3月18日,美元指数在4年之后再度突破了100的整数关口;3月19日,美元指数在涨至102的高点后回落。

与黄金相比,在海外被部分投资者称作“数字黄金”的比特币则惨淡得多。

扩招是否会造成就业积压

3月8日起,比特币开始上演“大雪崩”行情,从3月8日0时44分的9141美元开始不断下跌,24小时内跌幅近19%;3月12日,比特币继续暴跌,24小时内最大跌幅超过50%,最低跌至3915美元,创下2019年3月以来的最低点。

至此,“十三五”时期公共体育普及工程已累计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94亿元。

比特币在一周之内价格大跌三分之二,以太币等其他“虚拟货币”也同样大跌。这更让大量相关合约随之爆仓,那些加了杠杆的投资者损失尤为惨重。

但3月份黄金深幅下跌的场景仍让投资者心有余悸。从3月9日美股熔断开始,黄金连续下跌,创下1983年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等到10天之后,也就是3月19日,黄金已经下跌了12%。其间,黄金一度跌至1450.9美元/盎司的历史低点。

到底哪一类资产才是安全的避风港?

比特币“减半”指的是,比特币每4年新增量自动减半。比特币从诞生之日起,就设定了有限的总量——2100万个,每10分钟产出量固定,且每4年新增量自动减半,到2140年为止的规则。这一高度模仿黄金的规则也让部分投资者认为,比特币也能与黄金一样具有避险属性。

在市场的“共识”之下,今年1月以来,比特币市场确曾一度迎来涨势。1月3日,比特币从6875.93美元开始,迅速突破8000美元关口。1月27日,比特币价格突破9000美元后上涨加速,此后在10000美元以内盘整后,于2月9日上午突破了10000美元大关,两个月暴涨45%。

更有人把市场与黄金之间的“爱恨”总结为:市场一般在悲观时买黄金,在绝望时卖黄金。

周洪宇告诉记者,从长远看,扩招顺应了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趋势,也是为满足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目标的人才需要,“目前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51.6%,进入了普及化阶段,但和高等教育强国还有一定距离,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普遍在60%以上,甚至70%。高等教育的扩张是个趋势”。

据记者了解,全国现有44万名左右的研究生导师、1.2万个硕士研究生学位授予点,根据2019年的招生规模测算,全国平均每位导师招收1.8个硕士研究生。“通常来说,每位导师每届指导两名硕士是有质量保障的。”施卫东说。

也就是说,黄金在3月份被大量抛售,主要是因为在金融市场恐慌性下跌时,投资者短期内流动性不足,也就是缺钱。此时,需要尽快卖出最易变现的资产来换取现金,以补充流动性。而黄金恰恰是最易变现的品种之一。因此,在金融市场遭遇剧震之时,黄金价格随之大幅下跌就不足为奇了。

传统避险资产还避险吗?避风港到底在哪里?

这让不少币圈投资者自嘲:等“减半”行情,没想到等来的是资产减半行情。

具体来看,以黄金和避险货币对比,黄金、美元、日元、瑞郎在恐慌阶段的相对避险强弱中,日元在避险区间中的平均收益率最高接近3%,瑞郎次之,黄金则最差;债券方面,由于美债是全球定价资产,美债利率在避险情景中的下行幅度往往更大。

对于比特币的避险功能,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指出,比特币根本不可能像黄金一样成为重要避险资产。最后可以避险的,依然还是黄金及最主要国家的国债和货币。比特币这种将总量和阶段性产量完全事先设定且阶段性产量定期减半的“设计”没有调控余地,其流通量也难以与可交易的社会财富规模相对应,同时,缺乏国家主权和法律保护,意味着有保障的社会财富难以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也就必然导致其币值难以保持基本稳定。

“但这并不代表黄金不再是避险资产。”招商银行研究院认为,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当恐慌情绪上升到极高时,权益资产暴跌以及产品赎回压力,会导致资产管理机构面临系统性的流动性紧张问题,减持黄金等非核心资产,保证组合的流动性安全成为其至关重要的选项之一。

消息一出,有人欢喜有人忧――对于有升学深造需求的学生来说,这将大大增加他们成功的机会;但也有人担忧,高校准备好了吗?扩招仅为了“保就业”,或是简单地把高职、本科毕业生储存在学士/硕士研究生教育的“蓄水池”里,等到两三年后再释放到就业市场……而这,也成为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责编:李依环、孙竞)

但暴涨过后,等来的却是更加惨烈的暴跌。

因此,即使出现深幅下跌,也并不意味着黄金就此“失色”。从中长期来看,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随着全球负利率愈演愈烈,黄金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价值还会不断提升。

“这也反映出,扩招专业是对应了当前社会在人才领域的现实需求。”在施卫东看来,此次扩招继续提高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比例,加大面向应用和实践的高端人才培养力度,也提升了人才培养对未来市场需求的适应性。

今年5月,比特币将迎来第三次“减半”。因此部分投资者认为,比特币产量减半将引发价格上涨。这在此轮暴跌之前,可以说已经在“币圈”内形成了“共识”。除此之外,市场认为,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市场普遍低迷,一部分避险资金将涌入比特币市场,进而推高价格。

据教育部最新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在校研究生286.37万人,其中在校博士生42.42万人,在校硕士生243.95万人。若按照我国14亿人口测算,千人注册研究生数(在学研究生数除以当年全国人口[单位:千人]所得数值――记者注)达到两人。“而美国近年来一直保持在9人以上,英国为8人以上,加拿大为7人左右,韩国是介于6人到7人之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今年高校扩招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幅度,甚至第二学士学位的扩招也不会提出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认为,扩招是疏导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的 “应时”之策,但同时也是“谋远”之策。

一度大幅跳水后,近日黄金又创下新高。4月14日,国际金价触及1785美元/盎司,突破2012年10月以来的高点,一个月内上涨超过23%。

与此同时,教育部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推进本科生第二学士学位扩招工作。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授王涌天认为,这是多给大学生一个选择机会,“学生如果有精力,又对另一个专业特别感兴趣,就可以选择攻读第二学位,这应该是学生自己主动去给自己加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