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里子是面子的支撑,创造公司内在价值的长期增长才是创始人的核心要务。不过,相比于公司的面子这种外在的、高度简化的认知,里子要复杂的多。哪怕创始人身处其中,对里子的感受也可能像一个模糊黑盒。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科技部的回函中针对性地点出了这几个地区的人工智能产业基础和希望着力发展的方向,也正是这些地方产业发展的机会所在,具体是什么,往下看。

公司的面子和里子都是时刻变化着,变化意味着机会。例如,这次疫情冲击经济,市场恐慌,许多公司股票大跌。假如你坚持对公司长期基本面的判断不变,就可以坚守里子,价值投资;而假如你善于把握这种市场情绪的变化,比如可能恐慌被夸大,或者悲观预期严重背离了常识,就可以用逆向思维,博取面子波动带来的机会。

延伸阅读 金灿荣:美关闭中领馆 是建交后从未发生过的事! 美关闭中领馆后领馆内发生火灾 向外传递啥信号? 美国强行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馆 美网友一眼看穿本质

不过,对于初创公司,往往没有足够的过往胜仗记录。此时,就需要创始人花更多力气给员工画饼。很多创始人往往误解了“画饼”,以为就是宣讲使命梦想,或一些空口许诺的刺激。但其实画饼最重要的,是找到你们“为什么必胜”的归因。比如,敌人的兵力太分散、你对战术策略的高明洞察、你们的武器工具更优良、你们的组织效率更高、你们价值观长期更优势等等。哪怕当前还没有胜利的战绩证明,这种必胜归因的面子也会鼓舞团队信心。

另外在加强政策创新方面,函复特别提到要加强面向人工智能企业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同时,单就中美驻对方国家使领馆数量和外交领事人员数量而言,美方远远多于中方。美方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1、发挥产业链优势,提升人工智能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能力。

商品有里子和面子,公司亦然。优秀的创始人,是管理公司里子和面子的高手。

科技部支持四省建设人工智能试验区

7月21日,美方突然单方面要求中方限时关闭驻休斯敦总领馆,是对中方发起的政治挑衅,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以及中美领事条约有关规定,蓄意破坏中美关系,十分蛮横无理。中方对此强烈谴责、坚决反对。

为什么管理好公司的面子很重要?因为面子带着杠杆。里子是公司的内在价值,变化是相对缓慢的;而面子是人的主观认知,这意味着弹性空间更大。假如里子条件一样,面子管理更好的创始人会有机会撬动更多的资源,比如从股东融到更多的钱、从员工赢得更高的士气、从消费者获得更强的信任等。在相对你的竞争对手拿到更多的资源优势后,就可以反哺里子的增长,进而继续支撑面子,形成面子-里子相互印证促进的正循环。

中方敦促美方立即撤销有关错误决定。否则,中方必将作出正当和必要反应。

西安集成电路产业已进入国家“第一梯队”,其人工智能建设同样引人注目,西电、西交大、西工大三所高校相关专业上榜《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专业综合排名》A类专业,2019年西电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人工智能项目38个,项目个数排全国高校第一。

1、依托重大应用场景和科教资源,加强人工智能研发创新。

在探索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函复特别提到要健全大院大所协同创新机制,深化科技成果管理改革,完善创新创业服务体系。

(3)培育壮大人工智能硬件、机器人等产业,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在传统工业基地改造升级中的作用;

公司运营不是非黑即白的取舍,而是由大量商业决策组成。在各种被简单总结的范式之间的地带,或许还有很多值得优化试错的可能空间。

近日成都印发《成都市加快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推进方案(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人工智能(行业融合应用)产业规模突破500亿元,带动关联产业规模突破5000亿元,打造最具行业融合特色的“中国智谷”、国际知名的工业智联网典范城市、世界一流智能无人机和车联网基地。

2、加强政策创新,营造有利于人工智能发展的良好生态。

(2)建立人工智能伦理规范、法规政策和数据安全治理体系;

(3)构建数据保护与开放共享新模式;

函复中的第二三部分更具针对性,根据各地的人工智能领域优势、人才、应用等特征予以针对性的回复。

(5)推进人工智能伦理道德建设;

根据科技部函复,重庆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产业基础和落地应用方面具有优势,重点在于加强技术研发和壮大细分产业,打造具有山城特色场景的智慧城市。

科技部向四地的函复分为三部分内容,其中第一部分内容基本一致,表示支持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并点明试验区的意义和建设要求。

根据科技部函复,成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优势有应用场景和科教资源丰富,重点在于加强技术研发和完善基础设施,注重行业融合应用。

在你的消费者或用户眼里呢?对初创公司而言,产品卖点就是你的公司的面子。相比于面对投资人或者你的员工,消费者是陌生的大众群体,因而认知的沟通更需要极其简单和清晰。

中方一贯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多年来,包括驻休斯敦总领馆在内的中国驻美使领馆,始终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规定在美履职,致力于促进中美两国的交往合作,增进两国人民互相了解和友谊。美方有关指控毫无根据,纯属无稽之谈,所用的借口牵强附会,完全不成立,正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6)探索政府治理智能化新方式。

(5)强化政策支持;

(4)开展智慧旅游、智慧物流、智慧交通、智慧生态保护应用示范;

1、充分利用科教优势,加强人工智能关键技术突破和应用。

(3)健全大院大所协同创新机制;

2、探索体制机制创新,释放人工智能创新创业活力。

(3)优化人工智能创新空间布局,在智能空管、普惠金融、智慧医疗等场景加强应用示范;

(5)打造具有山城特色场景的智慧城市。

科技部向四川省人民政府的函复

什么是公司的面子?每家公司,都有其客户、员工、股东、合作伙伴、监管机构、公众舆论等多种利益相关方。对于公司,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认知。谈公司的面子,要看是在哪一方的眼里。

在你的员工眼里,公司的面子是你的胜利基因。打胜仗是对员工最好的激励。“我们在一个怎样的战场?我们过去打了多少胜仗?明天我们会继续赢吗?获胜我们会有怎样的战利品?……”

(4)深化科技成果管理改革;

重庆本身是制造重镇,尤其汽车产业,同时近年来对人工智能等科技产业推动迅速,每年一届的“智博会”也被打造成地方最高规格和影响力的人工智能行业大会之一。在2018年智博会上,重庆高新区与九龙坡区表示要打造中国首座人工智能城市。

(6)完善创新创业服务体系。

一些初创团队想多点开花,投入了很多资源,却往往分散了力道。比如,堆砌太多功能宣传,讲技术参数而不讲消费场景,早期大力气搞品牌调性玩人设等。最后明明产品里子不差,却反而形不成面子,让消费者失焦。所以,专注产品的核心卖点,不要贪多。

在早期投资人眼里,公司的面子是你的融资故事。同样的赛道、团队级别、DAU/MAU、营收业绩等基本面数据,为什么有的公司创始人融资能力会更强?因为很多时候,这些创始人有着更好的融资故事叙述,从而影响了投资人的外在认知。

在健全政策体系方面,函复提到加大对企业、研发机构、人才培养的支持力度。

融资故事不是对公司现实的铺排,更不是瞎编乱靠,而是一种恰当的想象力。作为创始人,你需要把对行业格局、商业模式、增长逻辑、公司长板优势等方方面面的理解综合起来,然后和投资人的想象力共鸣。

(2)加大人工智能研发部署力度,聚焦智能制造、智慧城市重点领域加强技术集成和应用示范;

说到对等,中方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为美驻华外交机构和人员履职提供便利。反观美方,去年10月和今年6月两次对中国驻美外交人员无端设限,多次私自开拆中方的外交邮袋,查扣中方公务用品。由于近期美方肆意污名化和煽动仇视,中国驻美使馆近期已经不止一次收到针对中国驻美外交机构和人员安全的威胁。

不断进化才是管理里子的目的,不要被教条主义束缚。

科技部向陕西省人民政府的函复

试验区意义: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工智能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重大举措。

(1)充分发挥成都在人工智能领域应用场景多元、科教资源丰富等优势。

科技部向重庆市人民政府的函复

(2)加强人工智能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发,完善智能化基础设施;

(1)开展人工智能政策试验和社会实验;

(1)充分发挥重庆在人工智能领域产业基础良好、应用场景丰富、基础设施健全等优势;

根据科技部函复,西安在特定人工智能领域具有研发和人才优势,应拓展更多行业应用场景。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4)加强面向人工智能企业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

一个容易犯的错误是,有些时候人们习惯用面子思维去处理里子的事情,在寻找解决方案时,陷入种种简化范式的陷阱。例如,当行业内跑出了一家大幅领先的竞争对手时,习惯去归纳其商业模式,然后直接复制;当某个潜在看好的战略方向死掉一些同行公司后,只简单搜集了外部信息,就草草对该方向判了死刑……

面子是人们外在的认知。卖饮料,有的面子是“怕上火”;卖招聘,有的面子是“找工作跟老板谈”;卖二手车,面子可以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试验区建设要求:试验区建设要围绕国家重大战略和该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探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新路径新机制,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发挥人工智能在推动该地区新旧动能转换中的重要作用。

(2)探索制定人工智能地方性法规;

(4)培育以行业融合应用为引领的人工智能新业态新模式,推动构建开放型产业体系。

(1)开展人工智能政策试验和社会实验;